生成艺术将助力元宇宙

广告位1

10月15日,苏富比推出了NFT专有拍卖平台苏富比元宇宙(Sotheby's Metaverse),10月18日至26日该平台进行了首次拍卖,拍卖艺术品来自全球19位NFT收藏家的53件作品。

按照拍卖价格排名前三的作品分别是:Rarepepe创作的PEPENOPOULOS,售价365万美元,Yuga Labs创作的Bored Ape Yacht Club #8817,售价340.8万美元,第三名是Dmitri Cherniak创作的Self Portrait #1.2020,售价268.2万美元。拍卖最贵的前五名作品总价值超过1200万美元。

在苏富比元宇宙拍出268.2万美元的生成加密艺术Self Portrait #1.2020

 

如果说售价第一的PEPENOPOULOS与售价第二的Bored Ape Yacht Club #8817,其价值来自加密艺术家的智慧创造与区块链赋予的唯一性与稀缺性,那么售价第三的Self Portrait #1.2020,仅仅是依靠电脑与软件自动生成的,即生成加密艺术,为何会价值连城?生成加密艺术背后又有哪些被我们忽略了?

此外,近期Fecebook更名为Meta,“元宇宙新贵”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发表《创始人信》,阐释了公司的打造元宇宙的新愿景。元宇宙与生成加密艺术又有什么关系?

1、生成加密艺术并不简单

可能很多人会这样认为,生成加密艺术就是使用计算机进行简单编程,然后随机性生成艺术品的某一个部分,最后拼凑出一副看起来高深莫测实际上毫无用处的带色彩的Jpg图片,这些所谓的“艺术品”之所以值那么多钱,完全是行业泡沫的催化作用。

实际上,虽然无可否认NFT市场存在泡沫,但以上观点是对生成加密艺术是最为肤浅的误解。

生成加密艺术的精髓在于,生成艺术家精准的控制了艺术品中随机出现的元素的大小与位置。“控制”与“随机”这两件事看似天然矛盾,实际上在加密艺术家的“魔法手套”下,两者可以完美和谐地统一在同一个画面中。

举个例子,下图是Georg Nees于1968年发布的作品Shotter (Gravel),被认为是最早与最著名的生成艺术作品之一。这幅作品的特点在于Schotter从12个按照标准位置摆放的方格开始,随着位置向下,渐次出现的方格的位置与角度随机性开始不断增加。

Shotter (Gravel) - Georg Nees , 1968

 

想象一下,如果你是Georg Nees ,你会如何按照“渐次出现的方格的位置与角度随机性开始不断增加”的要求完成这幅作品?当然,画方框这是任何人都能办到的,但关键问题是你如何控制处于不同位置的方格的角度与位置的随机性?这是很难靠人手工完成的。

但是,我们知道计算机最擅长的就是无休止地重复简单动作,或者对某一个共识进行无线运算,有了这个前提,只要给计算机加上一只手(印刷机),就能完美打印出Shotter (Gravel)了,而且还能保证打印出来的每一幅作品保持细微差别,因为一切都是随机的。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不就是我们这个工业化社会分工的精髓吗?

有了对生成艺术最初级的认识,然后让我们来进入高阶:初步认识Self Portrait #1.2020。

Self Portrait #1.2020的作者德米特里·切尔尼亚克(Dmitri Cherniak)是生成艺术领域10多年来大咖。根据公开资料,作者德米特里·切尔尼亚克是来自纽约的艺术家和程序员,他的算法艺术(algorithmic art)曾在纽约、旧金山和迈阿密的画廊和展览中展出。他最近的作品Ringers (2021) 在Art Blocks上生成了1000张独特图像的算法版本的画作。德米特里还将自动化视为他的主要艺术媒介。

德米特里选择将“自动化”作为自己的艺术实现的媒介,即便非技术人员认为自动化代表枯燥枯燥与机器人化,德米特里却坚持自己的选择。在德米特里看来,自动化本身远比公众认知的更具创造性。

自动化创作的引入,使他在不到几分之一秒的时间内自动生成独特的艺术作品。

此次在苏富比元宇宙拍出268.2万美元的生成加密艺术Self Portrait #1.2020,是德米特里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这件作品的特别之处在于,在不使用原始图像的情况下,创造出与你自己相似的有创造力的东西需要难以置信的技巧和耐心。这就是德米特里所取得的成就,没有其他人能与之匹敌。

在创作的过程中,德米特里需要经过数小时对形状和参数的迭代、对算法的修补,整个过程中“随机”的思想随处可见,例如德米特里在随机收集的圆、曲线、颜色和线条中他看见了自己,甚至他的绿眼睛也在盯着他。

总的来说,生成艺术绝不是用计算机胡乱涂鸦一番成型的,这与毫无意识的小朋友涂鸦毫无区别。艺术家所创作的生成加密艺术蕴含了他们对于艺术、心理、算法、色彩与意识形态的思考,这些因素综合起来,通过加密艺术的形式表现,最终获得不菲的出价。

2、爱上生成加密艺术

正如NFT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一样,生成艺术也有形形色色的表现形式,同时生成加密艺术也有一定的“可玩性”。

以Art Blocks为例,与头像NFT通常数量固定在10000个不同,Art Blocks上的系列作品一般数量上限是一千或者几百个。与头像NFT另一个较大的不同在于,生成艺术品在mint前买家并不知道会得到什么样的作品,有可能是下列形式中的某一个,只可以根据该系列中其他作品的外形来做一个大致的推断,这也就是生成艺术具有很强的稀缺性和随机性,也是吸引大量玩家购买的主要原因之一。

此外,参与者还可以就自己的喜好,在某一个领域进行无穷探索,例如艺术家们不仅可以探索视觉图像,也可以在视频音频领域进行探索。

今年10月初,生成艺术家0xDEAFBEEF在接受JPG联合创始人Sam Spike采访时,Sam Spike问,你如何看待音频和图像之间的关系?

0xDEAFBEEF认为,就个人的体验而言,他会寻求不同,有时首先追求视觉效果,然后是寻找互补的声音。0xDEAFBEEF表示,当他开始在Instagram上分享时,很快意识到要让人们注意到音频,还必须有视觉元素。在视觉主导的社交媒体中,声音很难被注意到。人们可以滚动浏览图像,但音乐需要驻足时间。

此外在采访中,Sam Spike还聊到了生成艺术与元宇宙之间的关系。

0xDEAFBEEF认为,目前的metaverse VR世界都是手动完成的,非常耗时。程序设计工具在“现实生活”中已经非常普遍,例如工业设计、建筑和游戏设计等。生成艺术思想的加入将使设计师免于重复性工作的乏味。

也就是说,生成艺术不仅好玩,还有无限探索空间,还能赋能元宇宙概念。

近期Fecebook更名为Meta,这位“元宇宙新贵”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发表《创始人信》,阐释了公司的打造元宇宙的新愿景。同时他也表示,“我们的使命没有改变,仍旧是把人们聚集在一起。”

这或许会点燃全球投资者关于元宇宙概念的热情,而生成艺术的加入或许也能够提升工作效率,让元宇宙世界更加五彩斑斓。

总的来说,生成加密艺术绝不仅仅是简单的Jpg自动打印,而是提升艺术创作效率的绝佳工具,也是构建元宇宙的抓手。

#区块链#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https://bbs.weet.com.cn/blockchain/7891
00
广告位2